南华北凌

元宵节

       该怎么说盗墓这门行当呢?

       ……可能是,怎么都不安稳。

      从上几辈开始,直到现在。

      曲意迎合的事多,见血的事不少。乌烟瘴气,就连孩子,也不安稳,官压官,官官勾结。势力对立,明暗藏刀。

       如今总算好了点。

       可盘口的弟兄不能不养活,见不得光。

       说心里话,小哥。

       你不是说过十年吗?陈奕迅的歌唱的好,味也足,就是让人心里难受。现在十年过去太久了,我还堪堪停在这西湖,今天来长白山,来跟你聊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容易有这空闲。

        胖子不来。前几年云彩爹病了,卧床不起,离不开。

       我现在挺好,名气大,手也辣,你知道我吴邪什么德行。

       他们吴小佛爷叫了几年,现在我也慢慢老了,改叫别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小哥,你当年进这扇门的时候,想过自己出不来的吧。你这种闷骚男,真是……到现在为止,也一句话不说。

       现在的年轻人大了,富了,能干,能混出头的,比我们那时候坚定点,就是温温吞吞,少了点朝气,就是词新,说的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   只是江湖味淡了。

       你要是能出来,得被他们气死。一个个的,愣头青,不过也有过得去的,吴家接班人倒是有了,就看我什么时候退。

       我可没结婚,不过,最近心态不对,想着什么时候能安稳点,别再拿捏着分寸,步步惊心。

       不说那些糟心事。

       胖子有空跟我打电话,劝我成个家,好舒心点。

       我现在还在考虑,考虑十几年了。

       你给个主意?

       我没夸你,我们三个,就你最靠谱。说好听点叫靠谱,说难听点,就是事事周全,爱考虑,爱挡刀。这他妈不是傻子是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我挺想抽你的。后来想,算了算了,反正也打不过你,再有,你人出不来。

       这是想打也找不到人啊。

       谁现在还打我,还敢打吗?也就是你们这帮人,能骂能打,我还不下阴手,也不怎么还手。

       就是小花,解雨臣,小哥,你应该清楚吧,九门后人,现在就是他活得最滋润,天天的,城府深不见底。我们倒是还算铁,互相帮衬着,毕竟也就几个人信得过。

       人现在还是成熟美大叔,不像我,越活越老。

      你什么时候能出来,我和胖子都挺挂念你。

       ……我主要是,不信你就这么死在青铜门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胖子丫的,男儿有泪不轻弹,说哭就哭。

      哦,前几天的事,我先去了一趟巴乃,和他喝了点酒。就说到我这个元宵来长白山,看看你人出来了没。


      胖子这人,还是看得开,活得值。就是单单在一个云彩身上,栽了一世。他栽得开心,做兄弟的,懂他。

       至于我,他评价我,小同志意志坚定,值得赞扬。不过咱该吃吃,该喝喝,毕竟活着。

       你想,你进去了,我不还在这里嘛,搞得跟你坐牢一样,我这个亲友每逢佳节倍思亲地来看看你。我希望你,如果能出来,出来后,就安安心心待着,别和那帮人再搅和。我当时想,汪家人,张家人,它,到底藏着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成了九门吴家当家人,不问了,也不想了。不过我还是偷偷插了几个人进去,你们家族人应该知道,不过知道得不多,也被我封口了。我不杀你们家人,就是汪家那边,沾了点血。也是小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到底,我欠你的,小哥。你说你,没事当什么族长,把自己弄成这样,族长不像族长,兄弟不像兄弟,亲人不像亲人。活得长了,这么累,怎么就是一个人扛过去,不管是我们还是其他人,都不告诉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心里到底想些什么,十几年了,我还是没能想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我最后悔的,就是当年,没拦得住你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老了,发现欠你一屁股债。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小哥,你要回家,就早点。不要等回来了,我们这一大帮人,都不在了。那时候你又失忆了怎么办,我吴邪,没有这么多十年再一直守着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死生,向来不分人。

       走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二十五年后,吴家当家人卸任,新当家掌权。

       二十四年后,胖子在巴乃逝世,吴邪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同年,吴邪逝世。

        后十年,青铜门再开,新任张起灵入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又十年,无人出。